?
勞務專區
您現在的位置:今日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 > 今日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 > 千名學生被逼富士康實習 不去高校不發學位證
千名學生被逼富士康實習 不去高校不發學位證
早報記者 黃芳

  近日被曝員工集體斗毆的富士康煙臺園區又卷入使用“學生工”風波,此次事件的另一主角是西安工業大學北方信息工程學院,該學院被指強制安排千余名在校學生進入富士康實習,不參加實習者將不予發放學位證。

  正在富士康實習的多位學生向早報記者介紹稱,今年8月,該校大一及大二學生被學校以兩個月社會實踐的名義安排進入富士康科技集團(煙臺)工業園,入廠后學生被分配到與專業無關的流水線、物流運輸等簡單體力工種。

  上述學生稱,他們不被學校允許提前退出,否則將失去6個技能學分,并無法畢業。這一將實習與學位證掛鉤的做法引發社會質疑,有觀點認為,“明顯帶有強迫性規定,不符合自由、自愿、雙向選擇原則?!閉庵腫齜ɑ勾シ⒎患潿孕7接肫笠滌芯美婀亓牟虜?。

  不過,富士康9月25日給早報記者的書面采訪回復否認這一猜測,并稱“職工來去自由,富士康沒有權力更沒有能力要求任何人強制來公司實習”。

  西安工業大學北方信息工程學院同日發來的回復未回答“是否有中介費、贊助費,及費用流向”的問題,亦未直接解答記者對于“強制實習”是否符合相關法律規定的提問。院方回復稱社會實踐方面的政策可查詢教育部的相關文件,并稱社會實踐屬通識教育,“主要讓學生認知社會、體驗生活?!?

  而針對學生中流傳的“廠區周邊女生被強奸”的說法,院方回應稱是謠言,散布謠言者已被警方處理。

  據介紹,今天,實習滿兩個月之后,這批學生將辦離職,明天離開煙臺返回西安。

  學生在流水線撕“貼膜”

  王一然是北方信息工程學院大二的學生,她告訴記者,此次進廠的至少包括有大一大二的學生,在繳納了車費之后,學生被學校安排從西安乘火車到煙臺。

  對此,王一然早有心理準備。她告訴記者,上一屆學生在去年也被安排來實習,而在富士康的實習是該學院學生大學四年的“必修課”,如當年暑假不能完成者,下一年需補上,實習期間學生們的正??緯倘吭萃?。

  但讓王一然想不通的是,實習與專業并不對口。她一個同學學的是財會,卻被分往流水線“給PS4貼膠紙”,王一然自己的工作則是產線上的“外觀檢測”,具體內容是把PS4撕掉?;つ?,貼上防開啟標識,“每天重復同一個動作,搬機器,撕紙貼紙”。

  王一然的說法得到另一位大一男生李新洲的印證,他學的是計算機專業,工作內容卻是“把PS4的4條線路及說明書一起放到盒子里,傳到流水線的下一人”。除此之外,李新洲還做過分箱、搬箱的“物流運輸”工種。

  上述受訪學生稱,他們和正式工人的工服并無兩樣,工作時間和內容亦和正式工人一致。進廠被禁止帶手機、照相機及含有任何內存卡的電子通訊工具。

  王一然向早報記者描述了她每天的工作日程:早上7點20分到7點半開工,中午11點到11點半有半小時的吃飯時間,然后工作到下午4點半結束“早班”,繼續加班的話則是到7點半結束,“一天8加3共11小時工作,上下午各有10分鐘休息時間?!?

  上述學生稱,在流水線上日均站立工作時間近11小時,她和周圍的同學數度想退出,但校方回復稱,規定的實習期截止到10月10日,中途退出者將失去“6個技能學分”,并無法拿到學位證。

  10天4學生暈倒生產線

  在上述學生看來,這是“沒有太大技術含量的重復勞動”,他們不懂學校為何堅持安排這個實習?

  許多學生家長同樣有這種困惑?!翱己⒆鈾堤巰牖丶?,我還認為是他太嬌貴,鍛煉一下也好,但后來發現并不是這樣,既然做純體力工作,那為什么要跑到那么遠,去餐館打工端盤子不是也一樣?”徐永賢正在念大一的兒子也在今年暑假進入了富士康。

  “感覺像機器人(45.720, 0.42, 0.93)一樣,下班之后只想睡?!蓖躋蝗凰?,她每天沒有力氣想別的,長時間站立后她感覺全身都是腫的,胳膊抬不起來,因為廠區內噪音很大,她回宿舍之后仍然耳鳴,常?;錳健靶×銑稻⒊齙納簟?。

  最讓受訪人不解的是,他們無法自主選擇和放棄在富士康實習,“除非不想畢業了”。

  “正式員工堅持不下去都能辭職,我們為什么不能自愿選擇?”

  在北方信息工程學院官網校企合作專題下名為“收獲體會”的欄目中,一篇名為“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文章寫道:“在短短的一周時間里,就有6位同學身體不適住院,幾乎每一天苗老師都要趕往開發區醫院看望學生,有時甚至一天之內要同時看幾名學生?!備夢惱綠岬?,9月1日到9月10日,該帶隊老師所帶的246名學生中有4名同學暈倒在生產線上,另有兩位同學身體不適送往醫院,分別被診斷為心肌炎并發癥和淋巴發炎。

  代理費疑云

  事實上,富士康被曝使用“學生工”并非首次,去年10月,媒體稱,煙臺市所有的高職高專院校都有學生被安排在富士康“實習”。而西安工業大學北方信息工程學院亦是連續數年將學生送往該企業“實習”,即使經當地媒體報道后,該學院強制送學生實習的行為仍未叫停。

  據華商報此前報道,煙臺富士康招募中心的工作人員稱,帶學生做暑期工人數超過50人,可按照每人150元的最高標準給組織者提取代理費,代理費不需要代理人提供發票,且代理費不計算在學生的工資中,而由公司單獨支付。

  正在煙臺富士康園區實習的學生給早報記者發來的照片顯示,廠區內的走道旁拉著一條醒目的條幅,寫著“推薦親朋好友入職公司,與公司同心、同根同發展!400元的大獎等你拿”。

  但早報記者近日以咨詢的名義致電煙臺富士康招聘中心時,對方工作人員否認富士康曾在廠區內掛過該條幅。

  該工作人員稱目前沒有暑期工的需求,但確認介紹暑期工此前確實有介紹費,具體的費用標準她表示不便透露。

  那么這筆介紹費是否存在,學校又是否收取這筆費用,費用的流向如何?學生們所稱的“富士康贊助學校500萬元設備”的說法又是否屬實?

  記者向北方信息工程學院提出了上述疑問,但對方回復的書面材料中并未給予回答。此前據《華商報》報道,去年6月,該學院副校長張君安回復記者稱,“前兩年我們幾個學校和富士康有過學生自愿實習的合作,那時300個學生以下,帶一個學生(代理費)是50元,300個學生以上,每個學生(代理費)100元?!閉啪菜?,這筆代理費是在學生實習期滿后,富士康公司按人數支付的。他強調稱,這筆錢是用于貼補學生實習費用,沒有發給個人。

  不過近日早報記者向富士康集團提出“富士康與北方信息工程學院是否有經濟利益牽連”這一問題時,對方回復了“沒有”二字。

  “學生工”背后的“用工荒”

  在富士康源源不斷地接收在校學生的背后,是該企業巨大的用工缺口。據經濟觀察網此前報道,在煙臺富士康內部,基層工人很缺,加上富士康連續曝出跳樓事件,工人并不好招,目前富士康的招工辦法主要依靠內部人推薦和動員親朋好友加入。

  為吸引工人,富士康甚至在2012年啟動幅度為“16~25”的大幅加薪,不過內部員工認為,考慮到該企業高強度的工作,調薪對工人的吸引力并不十分大。

  事實上,富士康缺工問題已經延綿數年,當地政府甚至動員行政力量幫助富士康解決“用工荒”。

  早在2010年,山東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就發出《關于適應產業轉移和就業形勢需要協助富士康(煙臺)公司招聘員工的緊急通知》(下稱《通知》),通知稱,富士康一線員工缺口將達3萬人,“負責招聘的單位,每介紹成功1人,富士康(煙臺)公司給予100元補助?!?

  而該省各市人力資源社會保障、教育、職業院校和社會培訓機構等均在被“動員”之列。

  在面對早報記者提出的“富士康是否因缺工,才大量招收學生工”這個問題時,富士康方面回應稱,“在市場經濟大環境下,職工就業來去自由,企業依生產需求進行員工招募?!?

 ?。ㄓκ芊醚圖頁ひ?,文中使用的均為化名)

?
cache
Processed in 0.004522 Second.